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代表工作>代表风采

全国人大代表江吉村:树“门巴”楷模 展党性光辉

时间 2021-08-20 来源 人民权力报
[ 字号大小:]

今年七一前夕,全国人大代表,甘孜州藏医院副院长、主任藏医师江吉村被评为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他朴实地对记者说:“我只是尽了一名共产党员、全国人大代表和普通医生的本分,因为为老百姓身体健康服务,是我一生的追求。

严于律己 不忘初心促医患互信

1991年,江吉村从州卫生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得荣县日雨区卫生院工作。
日雨区卫生院是得荣县最偏远的一所中心卫生院,1991年的时候,还处于“三不通”景象。当时,江吉村只能靠人背马驮的方式采购、采集藏药。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那时刚满18岁的江吉村背起了药箱,开始了他的行医生涯。
日雨区的冬天特别冷,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地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但常规的出诊和下乡巡回医疗,江吉村从未间断过。一有病人来找他,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他都会立即出诊。
行医过程中,江吉村始终践行着“以病人为中心”的行医准则,认真对待每一位患者,对于一些家庭困难的群众,他还主动为患者垫付押金,募捐医药费。
良好的医术医德让江吉村渐渐赢得了患者口碑,来就诊的人纷纷夸赞:“江医生对我们特别好,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
2003年,江吉村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自此,江吉村时刻以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以一滴水折射太阳的光芒。
“医生有节假日,但疾病没有节假日,作为医生不应该有节假日的概念。”这是常挂在江吉村嘴边的话。
有一天早上,江吉村刚刚起床,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原来是金沙江对岸云南省苏如村的布恩大爷因中风已经昏迷三天,生命垂危。
江吉村赶忙收拾好药箱,装上必要的设备和药品,顾不上吃早餐,就同来人立即出发。他们走过崎岖的山路,乘竹筏漂过湍急的金沙江,整整走了一天,才到达布恩家中。看到不省人事的病人,江吉村赶紧施救。经过一组艾灸治疗后,布恩阿爷睁开了眼睛。因为及时救治,患者转危为安。看到这一幕,病人家属和村民不知该怎样感谢江吉村,他们在惊叹藏医神奇功效的同时,激动地称他为“少年神医”。
从此,江吉村的名声便传到了云南省羊拉区的村村寨寨。不仅江吉村经常过江出诊,而且前来就医的云南患者也日益增多。
“那时候金沙江上没有桥,每次过江,时间紧就坐溜索,时间宽裕就乘竹筏,不管怎样,安全性都差,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后怕。”江吉村回忆道。
江吉村视病人为亲人,经常对贫困患者资助医药费,而且这个习惯保留到了现在。虽然他的医保卡经常被患者刷空,但他却赢得了广大患者的赞誉和信任。“在江医生那里没钱也能看上病。”接受过他的帮助的患者常常这样说。
1994年,江吉村被调到州藏医院,在随后的行医岁月里,他从一名乡村医生成长为医院的副院长、国家级专家,成为远近知名的“好门巴”。工作环境变好了, 职位变高了, 他获得了“甘孜州医德标本” “四川省大美医者提名奖”等荣誉,但江吉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却从未改变。
“我觉得,能为病人解除病痛就是一种快乐。作为医生要始终铭记群众的疾苦,不让老百姓多花一分钱。”在这简单的话语间,江吉村的初心一览无遗。



发挥优势 扎根甘孜为农牧民服务

到了新岗位,为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江吉村白天给病人看病,晚上就努力学习,还到成都中医药大学和西藏藏医院学习。现在,江吉村不仅医术精湛,而且熟练掌握藏药的制作技术。
“佐塔”是藏医配制名贵藏成药的重要原料,“佐塔”的制作工艺是继承和发展藏药生产的关键之技,属国家一级保密科技项目。
作为第三批全国老中(藏)医药专家忠登郎加教授的学术经验继承人,江吉村全面掌握了导师关于各种藏药制剂的生产工艺和名贵藏药原料“仁青佐塔”的炼制技术,完善了“仁青佐塔”及名贵仁青系列藏成药的生产技术,提高了藏药制剂的科技含量和疗效。江吉村从而成为全国少数几位掌握“仁青佐塔”炼制技术的藏医药专家之一,并先后获得全国优秀继承人和全国少数民族医药工作先进个人等称号。
2020年初,道孚县新冠疫情特别严重。疫情面前,在甘孜州成长起来的医生怎可袖手旁观?江吉村主动请缨,和同事仁真降措组成藏医医疗支援小组来到道孚县,根据州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安排,同该县的两名藏医组成团队,利用藏医药抗疫。60名确诊患者戴上了藏药药囊,减轻了病情;700余名集中隔离的密切接触者和6000余名居家隔离的普通接触者服用了防疫藏药,缓解了疫情的蔓延;65名出院患者及时得到了藏医药的康复治疗,杜绝了反阳复发现象。
“结合近期医疗形势和疫情发展形势,我们看到,不论是确诊病例还是密切接触者,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都优于单纯一种治疗方式。特别是对于密切接触者来说,中医、藏医等传统医学发挥了‘治未病’作用,体现了综合干预的优势。”在2020年5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江吉村把目光对准了中藏医药的作用发挥,并提出了关于将中藏医药纳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防治体系的建议,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积极回应。
现在藏医药发展最大的阻力就是人才的建设。在江吉村看来,要推动藏医药传承创新发展,让藏医药发挥优势、走出高原,关键在于人才的培养。几十年来,他先后培养了各级各类藏医药人才520余名,其中国家重点胃病专科学术技术继承人3名,全省第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2名,“仁青佐塔”传承人50余名,甘孜州藏医药学术技术带头人2名。他连续三年为甘孜州80余名深度贫困县藏医药培训班学员授课解惑。对于慕名前来进修学习的民间医生,他不仅免费传授经验,还在生活上倾情关心。2015年,他被聘为成都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指导老师。
从医30年来,江吉村成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四川省名中(藏)医、四川万人计划天府名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南派藏医药”代表性传承人,也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掌握全套藏药炮制技术的藏医药专家之一。
江吉村的名气越来越大,“好门巴”的名号也远播省内外,北京、成都、拉萨等地的大医院和国内知名的大学都曾高薪聘请他,但他毫不动心,“我哪儿也不去,我要一辈子扎根在甘孜,这里的农牧民更需要我。作为一名党员、全国人大代表、医生,我要始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保持严谨科学的职业态度,在本职岗位上做出应有的贡献,多为患者减轻一些痛苦,多挽救一条生命,为百姓的健康多做一些实事,为祖国医学事业多尽一份力量,这就是我最大的梦想。”在江吉村的话语中,浓缩了一名心里装满了农牧民群众的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附件:

分享到

[打印关闭]

相关新闻

意见选登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 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