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杂谈·随笔

敬丹樱的诗

时间 2018-09-28 来源 四川日报
[ 字号大小:]

□敬丹樱

雪路

  一夜之间,厚厚的积雪堆满院

  我不敢踩上去

这神赐的礼物,多细小的声响

  都是唐突

  小心翼翼,诚惶诚恐,患得患失

  最精致的爱情,正是如此

  但最好的爱情

  是二叔拿起扫把,为驼背的二婶从围墙到山下

  默默扫出一条回娘家的路

洋芋花

  从未想过,朴实敦厚的洋芋

  也会有如此蓬勃的青春

那么多白星星,在山洼里一起闪烁

  母亲生来就是母亲的样子

  在地里挖洋芋,在河边洗洋芋,在厨房切洋芋

  那天,我看见更年轻的母亲

  束着马尾,一朵清秀的洋芋花,开在泛黄的相册里

柴楼上的秋千

  稻草搓成的绳子,挂在柴楼的梁柱

  外婆为绳索绑上木板,铺上棉垫,秋千飞上樱桃树

  所有看似永恒的东西,都如朽蚀的稻草绳

  轻轻一拉,就会断裂

  外婆坐回堂屋的门槛,燕子从泥筑的窝探出头

  秋千架上,无忧无虑的笑声飘上云端

  那时我并不知道

  时间会带走外婆,燕子窝会放空,秋千会散架

  被扔上暗无天日的柴楼

轻轻

  轻轻走路,轻轻吃饭,轻轻说话

  就连打喷嚏和磨牙

  也是轻轻的

母亲说过,是鸡蛋,就要活得小心翼翼

  但,这一次……

  我眉头微皱

我刚踩死了只蚂蚁

  我成了泥石流,沙尘暴,飓风和海啸

雀子湾的松果

  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们越走越远

  回到雀子湾,只是偶然

  与雀子湾的松果相遇,是偶然中的偶然

  没有哪一种绽放,比它更接近结构严谨的佛塔

  被好闻的松香安抚

  仿佛自己,也拥有了某种信仰

  松涛呜咽

  我无力阻止风,只一次次躬身

  拾起更多松果

门前的老杏树

  顺着风,几朵杏花躲进了门槛上外婆的白发

  杏子青了

  外婆慢悠悠去疏果

  杏子黄了

  外婆忙慌慌追雀鸟

  班车喇叭响一次

  她就朝公路上望一次

  杏树旁的合影,人数总也凑不齐。

  这一年

  缺席的是外婆

附件:

分享到

[打印关闭]

相关新闻

意见选登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 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